陈白露_Lucy

我其实就是樱桃小丸子。

No.8 二十四岁时的随笔

我从没想过这么快,我就24岁了,确切的讲是24岁三个月零七天。
时间快的有些可怕,很怕。
一方面,身体真的像从巅峰急转直下。只是熬了几次大夜,左眼下部的肌肉就开始抽搐不停,跳的我心慌,又好像无药可医,只能自己痊愈。
二十四岁了,我没工作,没收入,没存款,伸手和爸妈要钱,再和男朋友吃吃喝喝潇洒快活,简直就是人渣啊。
二十四了,好奇怪,一点都不像。
我真希望自己还是二十一岁时的模样,青春靓丽,有好多热爱,对生活,对自己,对未来。
今天心情有些丧,我独坐在辽师图书馆二楼一个通风良好的教室里,看着《俄罗斯文学简史》。
我幸福吗?我不知道。一点答案也没有。

很多话我都不能再说了。
要对自己负责。
我知道你会讨厌我。
对不起,打扰了,也是最后一次说了。

吃我还是吃它,嗯?

我终于活成了一个很难让自己开心的人。

这可能是我梦中的舞曲
我看到环成一圈的粉色花瓣,不停地
跳跃
它们唱着:
忘记扰人的烦恼吧!
明媚的此刻,才值得珍惜

我还是活在拖延症患者的苦痛世界里。
瞬间没力气,想逃避,想一走了之,又瞬间充满力气,去追,去闯,去疯狂。
我是一个没有形状的人。
知道的越多内心就越是恐惧,以前从未在意过的事情就像埋好的定时炸弹💣,在未来的今日突然爆炸,我的世界陷入了坍塌,一切都成为了废墟。
人生的确是苦难的。但是这并不构成我可以不去热爱生活的理由。
乌云遮住了太阳,云会动,我也知道,太阳一直都会在。
再流下几滴应景的眼泪吧,晚安。